心情大好的邓紫棋晒街拍, 一改往日皮裤

  刚刚来到大学的时候,我们宿舍每天晚上在熄灯以后都会有夜谈。当然了,男生讨论的话题除了时事新闻就是女生。

  一天夜里,当我们每个人刚刚讨论完关于女生的话题之后,我们宿舍的舍长开始让我们讨论自己最难忘的事情。

  等到他们都说完自己的内容该我发言时,我笑了一下,对他们说道:“让我最难忘的事情是我的小学五年级舍友尿了我一床,然后我不得不赔给他5000块精神损失费!”

  我的大学舍友们听到我说的话有些吃惊,不过他们并没有打断我,侧着耳朵听我继续讲述。

  我上小学时一共转了5次学校,我的父亲跑到哪里做生意,我就得跟在哪里上学。父亲由于经常去外地谈合同,没有空余时间管教我,因此他把我送到了市里的私立学校。

  我所在的私立学校是全封闭寄宿制学校,所以我刚开始和其他同学一样在学校里吃住。

  后来,父亲的生意逐渐好转,他把公司搬到了市区,在那里买了一套房子。可能父亲觉得对我有所亏欠吧,他把我接回家让母亲专门给我做饭,他开车送我上下学。

  从那以后,我也不是一直住在家里。有的时候想和小伙伴放学在一起玩,我会在学校里偶尔住上一两个晚上。

  父亲的生意越来越好了,但是身边的人手不够用,他又不放心用外人,所以我的母亲又不得不去帮助父亲打理生意,当他的左膀右臂,家里也就再也没人给我做饭了。

  我只能做好长期滚回到那个寄宿学校吃住的打算了。不过当我推开宿舍门一看,我的床铺上堆满了垃圾,我就去问和我关系比较好的舍友。

  他支支吾吾地告诉我是我上铺的小林干的。当我去质问小林为什么那样做时,他理直气壮地说道:“反正你又经常不住,空着也是空着啊!”

  可能那个时候的我比较懦弱吧,没有再跟他争执。我清理好了垃圾,将床铺整理好就睡觉了。

  但是,第二天早晨我起来的时候闻着床板怪怪的,我还以为是我好长时间没有住了,底下发霉了,也没有多么在意。

  不过住了两天我还是觉得味道怪怪地就去问和我关系好的舍友到底怎么回事。

  他吞吞吐吐地告诉我是小林在我床上撒了几天的尿,他怕告诉我了,小林会打他。

  我气得跑去找老师,老师将我们宿舍所有的人叫了过去,核实事情的真假。

  可能再调皮捣蛋的小孩子都怕老师吧,还没等我的舍友作证,小林就主动交代是他尿在我床上的。老师问他为什么尿在我的床上,他竟然说是——好玩!

  老师给了我的选择权利,让我选择可以给学校建议开除小林。但是我觉得都是同班同学,只要小林给我道歉就行了,根本没有必要开除人家。

  再加上我那个时候早熟,觉得开除一个同学会毁了他一辈子,于是告诉老师那件事就算了,我也不会和我家长提那件事情。

  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过了三天,小林的父母来竟然来到了学校,扯着嗓子在大门口嚎叫着:富二代欺负人啦!富二代要逼我家娃娃退学啦!

  中国人本来就很爱看热闹,不一会儿学校门口就堆满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他们不了解事情真相也都加入了讨伐我这个“富二代”的阵营!

  好在学校的保安叔叔比较给力,没一会儿就疏散了那些看热闹的人。而我们学校的校长也不得不出来把小林的父母接到校长办公室里谈话。

  我们班主任没有办法只好把正在外地跑货的父亲叫到了学校跟小林的父母一起交谈。

  当班主任把事情的经过完完整整地说出来时,小林的父母激动得说道:“你们学校和富二代联合起来欺负人!我家小林那么乖,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情!”

  班主任和校长无论是怎么给小林父母说,他们都一口咬定“富二代”欺负人。

  跑了一夜长途的父亲累得实在是没有力气和他们辩论,就问小林的父母该怎么办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他的父母理直气壮地说道:“我家小林这几天被吓得不轻,我要你赔他的精神损失费,要不然我们就把媒体叫来,曝光你!”

  我们不可否认,在这个向“钱”看的社会里,总会有一部分丧心病狂、昧良心的人!新闻媒体人也不除外。

  父亲是白手起家的。那个时候,是我们家刚刚立足于那个城市、那个行业没多久的时期,我们的发展主要是靠同行的口碑。

  如果真的有新闻媒体给你胡乱报道一下,那种损失不可估量!即使有良心的媒体人客观报道,在大多数仇富舆论的引导下,我们也是被动的。

  父亲搓了搓脸,无奈地说道:“你看多少合适?”

  他们说是5000块,而校长也在不断地给我的父亲递眼色,潜台词是让我父亲给了算了,息事宁人。父亲沉默了一会儿,最后点头答应。

  就在当天下午,父亲开着车来到学校,他把我的铺盖卷好拉走。我知道我又得转学校了,那将是我第五次转学,也是最后一次。

评论 0

  • 额~,木有评论!

猜你喜欢